库克、贝佐斯、扎克伯格和皮查伊的听证会,是美国政府的「数字化削藩」
2020-07-30 19:49:54
  • 0
  • 0
  • 1

来源: 极客公园  原创 沈知涵

议员们的问题散乱,时常跑题,难得抓住重点,但他们的意图再明显不过了,那就是削弱科技公司的独立地位。

美东时间 7 月 29 日中午,特朗普在推特上表示,「如果国会不正确解决科技巨头的问题,他们早该这么做。我会亲自通过下达行政命令来解决。在华盛顿,这些年来都是说空话和不作为,人民已经厌倦了。」

特朗普意有所指。彼时亚马逊、苹果、Facebook、谷歌四家公司「掌门」共同接受美国众议院反垄断委员会的调查。过去一年,关于分拆科技巨头的声音和反垄断的调查同步进行着,据悉众议院反垄断委员会从这些公司及其竞争对手处收集了 130 万文件,包括这些管理层自己的电子邮件。

用反垄断委员会主席 David Cicilline 的话说,科技巨头的力量太大了,大到阻碍新的竞争、创造和创新。除此之外,它们的影响力正在「左右」社会和政治,联邦政府这才不得不为之忌惮。

比起时不时被打断的 CEO 们,议员们的「表现」或许更为精彩。听证会期间,共和党议员 Jim Jordan 情绪激动,先后两次因为抢时间和不带口罩被主席「训斥」。议员们问题分散,除了反垄断问题,社交媒体打压保守派言论,数据隐私、国家安全都被涉及,甚至关于「中国」字眼也出现了多次。

一些问题让 CEO 们不知如何去回答,比如议员 James Sensenbrenner 就提错了问题,他问扎克伯格,「昨天,你们将特朗普儿子的账号给封了」。扎克伯格露出些许的无奈,「我认为这个问题应该抛给 Twitter(特朗普儿子被封的是 Twitter 账号)」,之后扎克伯格解释被封的原因应该是与分享『羟氯喹治疗新冠肺炎』内容相关。一些议员明知在 CEO 们「车轱辘式」的回答中无法得到想要的答案,也只能逼问 yes or no——「我的时间有限,这个问题你只需要告诉我,是或不是」。

关于中国的问题没有缺席这场听证会。议员 Greg Steube 轮番问四位 CEO,中国政府是否从美国公司那里盗取技术?库克:我没有具体的案例可以告诉你。皮查伊:我们也没有。扎克伯格:我认为有充分的证据表明中国政府从美国公司窃取技术。贝佐斯:我读过报告,但未亲身经历。

贝佐斯,给不给第三方商家活路?

贝佐斯预见性地在开场证词中就提到了与第三方商家的关系。对于贝佐斯的提问,更多围绕在垄断问题上。因为亚马逊作为一家独大的电商平台,包括了自营品牌和第三方商家,议员们关心的是,亚马逊是否会利用平台的优势,逐渐逼得更多第三方商家没有活路。

议员 Mary Scalon 拿着国会收集的资料表示,十多年前,亚马逊用价格战打赢了第三方纸尿裤商家 Diapers。「调研团队最近完成一项对于 diapers.com 的研究,他们是我们在在线尿布市场和婴儿护理领域最大、增长最快的竞争对手。」一份来自 Diapers 的邮件写道,「亚马逊一直在给我们实施定价压力。」对此,贝佐斯回应道,价格战的打法并不是亚马逊独创。

同时,还有很多议员指摘亚马逊将第三方卖家数据为己用,从而让自己的自营品牌更有竞争力。Kelly Armstrong 追问贝佐斯,《华尔街日报》的一项调查发现,一旦某个产品有两个或两个以上卖家在卖,亚马逊考虑「汇总数据」。这一点得到贝索斯的证实。

议员拿到的证据不止这些,Ken Buck 称亚马逊会约见初创企业,然后利用会议上谈及的数据创建自己的产品。上周《华尔街日报》采访了二十多位企业家、投资人,他们说亚马逊利用这种投资和交易流程发展竞争产品。比如以一家名为为 Vocalife 的初创公司为例,亚马逊与创始人会面之后,在 Echo 设备中使用了 Vocalife 的技术。「如果亚马逊没有垄断市场,这样规模的行为是不可能发生的。」Buck 说道。

谷歌为何要帮助中国军队?皮查伊:冤枉

关于皮查伊的质询就「离题」更远了,数据隐私,干预选举,国家安全……

David Cicilline 抨击了谷歌,他提到 Yelp(美版大众点评)指控谷歌威胁将其网站从搜索结果中除名,并且引用了最近的报告称:大多数谷歌搜索结果将谷歌网站排在最前面。「大多数美国人认为,当他们搜索时,谷歌展示最相关,但是越来越多的展示只是让谷歌获利最多。」显然,皮查伊会对此否认。

Val Demings 向皮查伊表示了对数据隐私的担忧。2007 年,谷歌收购了广告服务公司 DoubleClick,后来在 2016 年更改用户条款时写道,用户个人身份数据会有可能与网页浏览数据关联起来,以此来改善广告投放和产品体验。Demings 追问,是不是用户数据越多,谷歌就越赚钱。当谷歌占据了市场垄断地位,是不是就可以凌驾于用户隐私权利之上?

共和党众议员 Gregory Steube 要求皮查伊解释为什么他的竞选团队发送的电子邮件不再出现在选民的 Gmail 邮箱中,质疑谷歌针对共和党。皮查伊解释道,这只是由于 Gmail 重新配置了「标签」,将个人邮件和促销邮件分开,竞选邮件属于后者。

皮查伊被询问谷歌与中国的关系如何,为什么会在中国运营一个人工智能中心,是不是帮助了中国军方。皮查伊对于帮助中国军方的观点完全否认,而且回应谷歌在中国的业务有限,包括谷歌搜索在内的大部分服务都被排除在外。同时质问谷歌为什么不与美国国防部合作,是不是完全听从于员工的想法,此前与美国国防部的竞标确实在员工情愿之后停止,维护了自己「不作恶」的原则。

库克,百度是否得到苹果的额外帮助?

比起另外三位 CEO,库克更像是来「打酱油」的。据统计,库克被提问的次数仅仅是另外三位的一半。讨论关于苹果的垄断,问题指向了 App Store 30% 的苹果税收以及对所有开发者是否一视同仁,这意味着苹果是否凌驾于其他所有开发者之上,且有绝对的控制权。

议员 Lucy Kay McBath 询问库克,苹果在推出 ScreenTime 功能并且移除了一些功能类似的第三方 app。库克表示下架这些应用是出于隐私问题,而非避免竞争。但是 McBath 称,六个月之后苹果重新上架了这些 app,你说是因为隐私问题,但是这些 app 并没有进行大的隐私改动。

App Store 是否一视同仁,议员们也是持疑的。议员 Hank Johnson 提问,来自中国的搜索引擎百度是否得到苹果的额外帮助,库克回应不确定此事。随后委员会公布了一份文件显示,库克曾经在 2014 在内容邮件中写道,「百度进入应用程序审查快速通道。」「我为百度分配了两名关键的联系人,他们可以协助管理。」

此外,库克也被提问是否与亚马逊达成了降低佣金的协议,为了两家公司的产品更好地协同。The Verge 在一篇文章中写道,「十多年来苹果一直坚持在 iOS 应用程序内出售数字商品必须交 30% 的苹果税。这条规则似乎适用所有开发者,除了那些有能力与苹果达成特别协议的开发者。」库克没有对此否定,回应「任何符合条件的开发者都可以达成同样的协议」。

库克否认 App Store 的垄断地位:「苹果的佣金对比大多数竞争对手相当或者更低。而且远远低于 App Store 推出之前,开发者为分发他们的产品需要支付的 50%-70% 的分成。」换种方式来说,库克认为 App Store 为开发者提供了一个便于分发的平台,还将他们分发的成本降低,App Store 之外的确还有其他应用商店,库克甚至拿智能手机市场举例,三星、LG、华为等都已经建立了非常成功的智能手机业务,每一家提供不同的服务路径。

扎克伯格,Facebook 到底抄袭了多少竞争对手?

针对中国是否盗取美国科技公司技术的问题,扎克伯格与其他三位不同的反应也耐人寻味。

在预准备的开场证词中,扎克伯格传递了这样一个观点,中国也在构造自己版本的互联网,理念截然不同,并且向其他国家输出。因此,美国要保持开放和公平的核心价值观,这些促使美国的数字经济发展。

议员没有留情面。从 Facebook 收到 Instagram 说起,一封内部邮件中扎克伯格说道,「我记得你说过 Instagram 是我们的威胁,对于初创公司,收购他们对每个人都是最好的结果。」「我们买的是时间,即便是新竞争者纷纷而起,买下 Instagram、Path、Foursquare 等等会给我们留出整合它们的时间,以至于新竞争者追不上来。」

这已经成为 Facebook「肆意生长」的惯用套路。但是如果不能买下对手,抄袭就成为另一条近路。一封邮件流出,扎克伯格此前与百度、人人高管会面之后写道,这种「克隆文化」的好处,即便产品质量较低,也能快速获取市场。

「扎克伯格,你们抄袭过多少竞争对手,你知道吗?」议员 Pramila Jayapal 诘问道。

然而对于社交媒体,议员同样关注它们如何影响政治走向。不久之前,Facebook 宣布特朗普竞选团队的多个政治广告,理由是广告内含有纳粹时期的符号,违反了 Facebook 政策。另一边民主党 Joe Biden 在 Facebook 投放广告,要求支持者签署请愿书,呼吁 Facebook 删除不准确的言论,特别是特朗普的言论。

五个半小时之后,David Cicilline 说会发表一份报道,给出结论和下一步动作。「我们需要确保一个多世纪前制定的反垄断法在数字时代发挥作用。」

科技走在政治和立法之前,比如对于 Facebook 现来所滋生的问题,并没有政府对其制定一套标准,告诉它如何去做,相反 Facebook 在无意中扮演了这样的角色,比如对于仇恨言论和虚假信息如何审查和处理,某种程度上,Facebook 变成了政策制定者和监管者,而这本来应该是政府所扮演的角色。这一点也发生在其他科技巨头身上。

但当科技公司变大,政府又不得不想办法去约束它们,甚至将它们的力量为自己所用。比如当特朗普在 Twitter 那里「吃瘪」后,他正式签署行政命令,要求联邦政府对社交媒体的免责条款作出限制。美国司法部公布了长达 25 页的意见书,呼吁立法者修改 1996 年《通信规范法》中的 Section 230。意见书认为,如今的科技公司和互联网越发成熟,对于它们的免责条款需要作出改变。

这次听证会你如果细品,就是美国政府尝试驾驭相对独立的科技力量的一次「数字化削藩」。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