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润:我在英国体会疫情
2020-04-09 17:39:38
  • 0
  • 0
  • 2

来源:秦朔朋友圈 作者:胡润

· 胡润 | 文  关注秦朔朋友圈 ID:qspyq2015 ·

1月中旬,我带着一个小箱子,里面放着些简单的换洗衣服,从上海飞回英国。我们要做“胡润百富”的全球春晚系列,1月16日在伦敦举行“英中杰出贡献奖”活动,21日在巴黎举行“法中杰出贡献奖”活动。两场都办成了,但因为新冠病毒疫情,原计划的悉尼、墨尔本、洛杉矶、东京、新加坡等地的活动都取消了。

我从巴黎回到英国自己的家中,那是一个离牛津很近的小村子,周围有五六十户人家。但没有想到,这一待就是两三个月,而且现在还不知何时能回到上海,也许一个月,也许三个月,也许更长。

| 胡润在英国Durham大学

我在上海已经超过20年了,最早在会计师事务所工作,后来自己创业。我的三个孩子,现在分别是16岁、14岁、11岁,也都在上海读书。我妻子是英国人,在上海当医生。

孩子们在1月24日那个周五放假,他们提前了两天,1月22日和妈妈一起飞到英国。我们原计划停留8天就回上海,我的工作很忙,孩子们很快也要开学。可是1月底,正是疫情在中国非常严重的时候,所以我们决定暂时不回去。当时在英国只确诊了2名感染病例,即使到2月底,虽然感染者增加到20人,但基本都是到国外旅行期间被感染的,真正在境内感染的只有1例。

英国政府是有警惕的,3月3日首次发布了防疫措施,禁止举行人员密集大型活动,鼓励在家办公等等。这时疫情发展得比较快,到3月中旬确诊病例已有1000多,女王也离开了白金汉宫,到伦敦外的温莎城堡躲避。

这时我们家开了一个会,到底是留在英国,还是回中国?这时中国的情况已经好转了。我妻子的姐姐(下称“姐姐”)也是医生,在伦敦一家很好的医院的ICU工作,我们决定在英国的关键时刻要留下来。妻子说她可以申请当志愿者。姐姐则把她的两个小孩和两条狗送到我们家,这样她可以安心在ICU工作,不用担心万一感染影响到孩子。

我们留在英国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和妻子的家人很多都在英国,如果谁有问题,我们可以帮忙。此外,我们也了解到上海的学校要5月才开学,孩子回来也无法上学。

姐姐在ICU首次应对感染者后的第三天,就出现了感染症状,她和先生也暂时不住一起了。姐姐一个人在家隔离。妻子考虑要不要过去照顾她,她说不要,她不算特别严重,主要是要休息,周围邻居可以给她一些吃的。她休息了十天,基本恢复了,还是有点累,但可以去工作了,ICU也需要她,虽然做不了医生的工作,但可以做一些行政支持的工作。姐姐恢复了,我和妻子都很开心。

我妹妹的女儿,在伦敦宣布严格“封锁”(3月23日)后的第五天,咳嗽,发烧,被传染了,她18岁,在家里住了三天就好了。我的两个好友,一个被感染后住在家里,经过两周恢复了正常,也没有什么后遗症。另一个从伦敦飞印尼,印尼再飞香港时拉肚子,到香港后就住院了,他40多岁,现在也恢复了。为什么姐姐要和她丈夫分开住,因为他60岁了,年龄偏大,抵抗力没有那么好。

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周围的人一旦有症状,都主动和亲戚朋友隔离。我已经两个多星期没见过姐姐以及我妹妹的女儿了。

目前我们家的成员,有两个大人,五个孩子,两只狗。

当我意识到不可能很快回上海后,我做了三件事,一是在家里装了宽带,因为过去只是暑假回来几个星期休假,没有装宽带;二是把妻子的奶奶留给她的老钢琴重新调音;三是买了六只母鸡,这是我打了十几个电话才找到一户人家买的,目的是等它们下蛋。

我们旁边的邻居是养羊的,羊妈妈生了很多小羊,可是生下两周,它突然死了,邻居养不过来,我们就接手了四只小羊,每天早中晚给它们喂三次饭,喂热的奶。我让孩子们喂,培养孩子的责任心。六周之后,我们会把小羊还给邻居。

我妻子和姐姐18岁的女儿都申请当了志愿者,但妻子20年没在英国工作了,目前还没有给她上岗的机会。但她做好了准备,如果医护人员缺乏,她随时去上岗。姐姐的女儿当志愿者,任务是给周围的老人打电话,记录他们的基本生活需要和面临的问题。

我们的生活比较简单,不能出门,都在家里。我们的花园比较大。前一段下雨多,旁边的小河水满了,我们下午会坐船,或在乡间走路,锻炼身体。

每天早上我都会看有没有鸡蛋,前天,终于第一次有鸡蛋了,有四个,今天有五个。我还做了一些预测疫情变化的模型,每两天更新一次,并且和女儿讨论。

两周前我和太太有点喉咙疼,我们也有些紧张,但三四天后发现没事。在疫情下整个国家的人都很敏感和恐慌,有时就会夸大一点点不舒服的感受。

我自己也做了一些志愿工作,一周到超市去一次,买些生活必需品,给一些老人送去,特别是吃的东西。

孩子们都在上网课。虽然效果不如在学校面对面,但这是全世界第一次,基础教育必须在线。

生活简单,在院子里、屋子里还是挺开心,但外面,看到英国股市、德国股市、印度股市都跌了25%,美国跌了20%,和经济相关的信息都不好,我最担心的就是经济何时能恢复。我们做了很多榜单和研究,是为了推动企业家精神,这也是我工作的意义。

| 家中办公室

对于英国政府在疫情中的表现,我觉得英国人还是比较认可的。

第一是英国人相信科学家。比如首相和政府首席科学家帕特里克、政府首席医学顾问克里斯·威蒂一起开新闻发布会,接受提问,凡是和科学相关的话题都是科学家回答的。克里斯·威蒂本人的专业就是传染病。大家对他们有信心。

但我自己在3月22日那个周末是非常担心的,因为根据我的模型和计算,如果不严格封锁,疫情蔓延得会很厉害。学校在那个周五已经关掉,我想政府很快会全面封锁,但拖了一天。这一天我很着急,打电话给当地一家广播电台反映,问为什么还不封锁?主持人说,你要听科学家的,他们专门研究病毒,别的你不用听。

但那个周末天气特别好,虽然政府说过尽量不要出门,但当时的态度比较委婉,所以很多人还是出去旅游了,我心里特别紧张。我觉得问题不是政府不封锁,而是封锁的执行力不够。

第二是英国人对政府采取的措施表示认可。比如你要让英国人待在家里,封锁,有些人立即就没有收入了。所以财政部长公布了“薪资补贴”计划,为所有受疫情影响而无法工作的数百万人(不包括被解雇者),补贴其工资的80%,补贴上限为每人每个月2500英镑。这样他们就会安心在家里,不用担心还不了账单。这种做法我事先是没想到的。我觉得很好。英国有很多小企业,有的是“一个人的企业”,这样补贴他们就没有生活压力了。

我们全家7个人,每天晚上5点一起看电视新闻,几乎每天都有大新闻和政府采取的手段。查尔斯王子检测呈阳性,他72岁了,我们都为他担心。特别是首相约翰逊、卫生部大臣汉考克、政府首席医学顾问克里斯·惠蒂都感染了,卫生部大臣隔离7天好了,卫生部副大臣纳丁·多丽丝在更早的时候也感染了。我们的首相和我都是伊顿公学毕业的,他比我早六年入学。他现在已经进入了ICU,我们特别不希望他出事情。

英国脱欧,在特雷莎·梅的时候弄了三年多,也没有结果。当时我是不赞成脱欧的。但看到约翰逊能够带领英国人脱欧,有一个确定的结果,而不是一直悬着,这对国家有好处。他一直在为国家工作,工作态度是好的,没有照顾好自己,英国人看在眼里,对他是有感情的。

再说一下群体免疫的问题。

首席科学家帕特里克提出,假如大部分人口都对新冠产生抗体,那么这种病毒未来就很难蔓延,大约60%的英国人需要感染新冠病毒,以使社会对未来的疫情具有群体免疫。他是在考虑到没有疫苗的情况下该怎么办时,提出了这样一种方式。

但我一开始就觉得不可行。因为什么都不做,人民不可能接受。

英国一年死于流感的人数,大概在6000到1.5万人之间,基本都是七八十岁的老人。我的判断是,如果这一次的死亡人数在1-1.5万,英国人会认为是正常的数字。但如果更多,比如3-5万,那肯定不正常了。

从我自己的测算看,目前的死亡人数还在正常范围。姐姐说,医院基本可控。她们医院的床位原来只有20张,现在已经扩充到100张。

英国用了十天左右建设了一个方舱医院,在伦敦东部,叫南丁格尔医院,由ExCel会展中心改建而成。目前可以提供500张配备呼吸机等设备的床位,如果需要可以扩张到数千张床位。他们的行动还是比较快的。

所以从医院看,目前没有特别严重的、无法承受的问题。

我自己的一个体会是,疫情发生后,各个国家的人民都更加爱国了。因为这是发生在自己国家内部的灾难,大家都希望能够处理好,能够解决。我们全家在上周六晚上8点看女王发表电视讲话,全体英国家庭都在看。

她说:“1940年,在我妹妹帮助下我做了第一次广播演讲。作为广大儿童的一员,我们在温莎向其他因为战乱而被迫离开家园的儿童发表讲话。今天,如往事重现,我们当中的很多人,也感受到了亲人离去的痛苦。但是现在,我们跟那时一样,知道我们现在要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选择。”她鼓舞民众团结一心,“自律而坚定”地战胜新冠疫情。女王说,虽然自我隔离时常让人觉得很艰难,但是一切有或是没有信仰的人,都发现,这是一个放慢手头的事情,而进行自我审视的好时机。

| 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在讲话中说,“全英国人民为医疗员工和关键岗位的工作人员鼓掌的那一刻,将会当成我们的国家精神被铭记。而小朋友们画的这些彩虹,也将代表着我们国家精神的一切。”

这次电视讲话,也是女王在登基后第5次在圣诞节以外时间的讲话。前4次分别是1991年第一次海湾战争期间、1997年戴安娜去世、2002年女王母亲去世以及2012年女王登基60周年。 

我问德国的朋友他们那里的情况,他们说政府做的是可以的。问瑞典的朋友,也说政府是可以的。英国2016年脱欧,人民之间意见不统一,非常头疼。脱欧都过去了,现在的疫情是针对每个人而来的,所以人民之间开始互相帮助。政府也尽量努力。问题肯定也存在,比如缺少呼吸机了,但总体上英国人对政府是满意的。

我们在上海和印度有两个办公室,印度现在是在家办公的状态,上海复工了,这两个月我们发了好几个报告,比如《2020胡润企业家战“疫”特别报告》,“中国百强大健康民企榜”,我们希望鼓励人们不要放弃,要继续保持企业家精神。我们调研了480位企业家,三成企业家表示家人关系更加和谐了。英国也有类似情况,企业家过去太忙,很少在家里,现在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大大增多了。

从2016-2020年,我们做的全球富豪榜(10亿美元财富以上),中国的数量一直超过美国。

4月6日,我们发布了《疫情两个月后全球企业家财富变化特别报告》。

过去2个月,全球百强企业家的财富减少了12.6%,相当于2.6万亿人民币,或者相当于每人每天损失4亿多人民币。他们中间只有9%的人财富增加,86%的人财富减少,5%的人财富保持不变。所以疫情是对所有国家的打击。

有意思的是,全球百强企业家财富增加的这9个人,都在中国。有两个是猪肉生产商,新希望(32.620, -0.26, -0.79%)的刘永好和牧原的秦英林夫妻。全球对医疗设备的需求激增,迈瑞的徐航财富增加了26%。此外还有海天味业(127.480, 0.18, 0.14%)的庞康、刘强东、王卫、雷军、吴亚军、孙飘扬夫妇。

而按照财富的增速来看,过去两个月,来自视频会议平台Zoom的50岁袁征的财富增长了77%。以公务员考试培训起家的中公教育(23.010, 0.95,4.31%)的李永新和他的母亲鲁忠芳,财富增长了20%,达到820亿人民币,主要受到优于预期的财务业绩和在新冠病毒暴发期间的网络营销的推动。中公教育如此成功,说明报考公务员这个市场很有吸引力。

我现在最担心的是全球封锁下的经济怎么办,想不到什么办法。肯定能恢复的。但何时恢复?两个月,半年,两年?

同时,我也很想念上海。孩子们也很想念上海的学校。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

「 活动来源:“我们在一起”2020抗击“新型冠状病毒”全球招贴设计公益征集活动 」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