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陌的“中年危机”
2019-11-28 20:07:27
  • 0
  • 1
  • 0

作者:商陆

出品:科技新知

8年对于陌陌来说不算短也不算长,只是今天它已过了高速增长的初期阶段,急需寻找下一个新引擎。而新业务往往都是前途未知且在短期内难以看到成果的,因此一个稳定的基本盘不仅决定了现在也关系到将来。

而此时最可怕的就是,新业务没成果旧业务还出了问题。

这就像互联网人步入中年,在焦虑的同时会尝试各种可能的方法,最要命的就是没等爬上管理层的位置,自己原来的职位就先被年轻人拿走了。

而陌陌如果在新业务没进展的同时还丢了基本盘,那可就不是向职场里的中年人那样跳个槽或者换行业甚至干脆“告老还乡”那么简单了。

1
陌陌基本盘失速

11月26日,陌陌发布了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

根据财报显示陌陌在第三季度的营收为44.52亿元(人民币,下同),同比增长22%,略高于市场预期的43.02亿元,也高于陌陌此前给出的营收指引。

利润方面,在非通用美国会计准则下陌陌本季度净利润为10.88亿,去年同期为5.8亿,同比增长40%,至此陌陌已经连续19个季度实现盈利。

从数据上来看这份财报绝对是拿得出手的,但是财报发表后陌陌股价一度跌了10%,截止当天收盘陌陌股价最终跌了6.5%。

颇为亮眼的数据之所以换来股票大跌,恐怕与这份财报所显示的隐忧有关。

首先是陌陌在营收、净利润和用户增长方面都陷入停滞甚至下滑的问题。

从营收上看陌陌第三季度实现了同比22%的增速,虽然不算低但是与第一季度的35%和第二季度32%的增速相比是呈下降趋势的,且下降幅度还不小。

在净利润方面也同样不容乐观,以美国非通用会计准则的标准来看,陌陌第一季度的利润是9.103亿元,第二季度为12.43亿元,而到了第三季度这一数据则是10.88亿。

实际上不仅是今年的这三个季度,陌陌这几年的利润一直在做过山车,这也从侧面明了陌陌的盈利模式还不稳定。

其次就是陌陌一直存在的问题,营收过于依赖直播业务。

根据陌陌第三季度的财报显示,直播业务取得了32.75亿的营收,与去年同期相增长18%,去年同期这一数据是34%,,可见与此前相比增速明显放缓。

另外第三季度直播业务占总营收比重虽然与前两个季度相比呈下降趋势,但仍然达到了74%。

可以说直播业务增速放缓,受影响的将会是陌陌整体,说陌陌与直播业务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也毫不为过。

另外在用户规模方面,截止到今年9月份的陌陌用户总数为1.14亿,第二季度时这一数字是1.135亿,第一季度则是1.144亿,增长几乎停滞。

目前陌陌的付费用户总数为1340万,去年同期为1250万,增长也很缓慢。其中包括探探450万的付费用户,这一数据在第二季度时是360万。

据探探CEO王宇在财报会上透露,探探付费用户数虽然在经历下架风波后恢复了增长,但与下架前的高位相比仍有差距。

也就是说无论是陌陌APP还是收购来的探探,在用户方面的增长几乎都陷入了停滞,而这一趋势也势必会通过影响直播业务和增值服务的付费用户数量来影响陌陌未来整体的营收与利润。

不难发现,用户规模增长陷入停滞,直播业务增长放缓使得陌陌的基本盘不再像以前一样稳固了。

2
谁是下一个新引擎?

今年8月30日许多人的微信朋友圈中都流传了几条换脸视频,平日里许多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面孔变成了都变成了明星。制造出这个火爆场景的软件叫“ZAO”,它在三天之后就登上了 AppStore 免费下载榜榜首。

而“ZAO”的开发商是长沙深度融合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是海南喵咖网络科技的全资子公司,该公司两个的实际控制人为雷小亮与王力(分别占股50%)。

雷小亮是陌陌公司联合创始人兼游戏业务部总裁,王力则是陌陌公司联合创始人兼COO,也就是说“ZAO”实际上是陌陌孵化的新产品。

不过在“ZAO”在一夜成名的同时也引发了非常大的争议,社会各界对安全问题以及个人隐私问题深感担忧。

毕竟在国外确实出过类似的问题,2017年国外一位名叫deepfakes的网友就利用AI技术,将DC超级英雄电影《神奇女侠》中“神奇女侠”的扮演者盖尔·加朵、《哈利·波特》主演“赫敏”艾玛·沃森等明星的脸,换到了色情片女主角身上,一度掀起轩然大波。

虽然“ZAO”在成名之后因安全问题被工信部约谈,随后陷入“沉默”,但据唐岩在财报电话会上透露,陌陌不打算放弃这个项目。他表示“相关工作都在紧张地进行当中,我们管理层相信,在明年,这个项目会持续地带来惊喜。”

陌陌对“ZAO”如此厚爱的理由大概有两点,第一个就是这个项目实在太火,三天时间就登上了AppStore 免费下载榜榜首,任何一个公司都会对它“宠爱有加”。

第二个就跟陌陌的现实情况有关,前文我们提到过陌陌营收、用户规模的增长、直播业务都在放缓,因此急需找到新的业务来支撑未来的发展,自然不会轻易放弃火爆的“ZAO”。

实际上陌陌的新业务除了“ZAO”之外还有很多,比如语音交友产品赫兹、社交产品Cue等,但他们的的成果都差强人意,远远不如“ZAO”。

另外这些新业务也需要打个引号,陌陌的尝试一直都仅仅围绕“娱乐+社交”两大核心,与其说是新业务,不如用“新增长点”来形容更加贴切。

目前陌陌的营收结构可分为四个板块:直播业务、增值服务、移动游戏、移动营销(以广告为主)。

其中移动游戏业务是陌陌此前的营收支柱,在陌陌上市之前这项业务占总营收的30%左右。到了今年第三季度游戏业务营收仅有1580万元,不仅在总营收中的占比极小,与去年同期相比也下降了43%,因此陌陌新的增长点不会选择在这个方向发力。

而移动营销这一具有高毛利特性的业务,也遇到了增长困境。

根据陌陌第三季度财报显示,本季度这项业务的营收为8190万,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30%。

其实广告业务增速下滑的原因更多的要归咎于整体环境,据公开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国内企业的整体广告花费同比下降了8.8%,而电梯广告之王分众传媒的净利润更是下降了76.76%,陌陌广告营收下滑实属正常情况。

增值服务在第三季度为陌陌贡献了10.56亿的营收,虽然与去年同期相比大涨了86%,但是进入今年以来这项业务的增速其实是下滑的,在第二季度这一数据还是169%。

据了解,陌陌的增值服务业务主要包括会员订阅费和虚拟礼物充值,第三季的这项业务营收大涨主要得益于探探的重新上架与推出新的付费内容。

尽管探探重新上架后其增长也将会持续一段时间,但由于这项业务本身的体量就不大,难以代替直播在整体营收中的支柱作用,短时间内也难以成为陌陌新的增长点。

3
陌陌出海的危与机

实际上除了用陌陌+探探组成的产品矩阵拉动增长外,其也一直在借鉴猎豹移动、YY等企业的成功经验——出海。

其中同样靠直播撑起营收的YY在海外就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根据其第二季度财报显示,YY的用户已经有78.1%来自海外,其全球直播移动端月活跃更是取得了同比增长39.2%的成绩,YY第二季度的营收和利润也超出预期。

YY的成功对陌陌来说是一个好消息也是坏消息。好消息是YY的成功证明陌陌在海外确实有机会,也有成功经验可以借鉴。坏消息是,已经占得先机的YY在直播领域也是陌陌不可回避的对手。

但机遇向来都是与挑战并存的。

其实陌陌在此前就曾不止一次的尝试过走向海外,只是都失败了。陌陌出海最早可追溯到2012年,当时陌陌将国内“陌陌”复制到了北美推出了“Mico”,但没有翻出多大浪花。

2014年又推出了陌生人社交产品 Blupe ,也投放在了北美市场,但是随着用户行为的不可用控性而被迫放弃。几经调整之后,陌陌给海外市场上了双保险,寄希望于探探+Olaa来开拓海外市场。

但值得注意的是陌陌此前的失败恐怕不止与自身因素有关,因为无论是MICO还是Blupe都面临本土选手的竞争,探探和新推出的 Olaa 也同样如此。

可以说陌陌的出海之路危与机并存。

总的来看从不被人看好的社交,到踩中直播风口,陌陌都押对了宝,带来了巨大的收益。

如今8岁的陌陌度过了青春期,但似乎还没有找到一个长久的、稳定的营收来源帮助其走向成熟期。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