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防疫无力背后的深层次问题
2020-03-25 07:55:45
  • 0
  • 1
  • 0

美国疫情严重程度正在超越意大利,成为全球最危险国家,目前美国确诊人数为46767人,单日新增病例超过1万人。


这个“成绩”无论如何也不能说明防疫政策是有效的,换句话说,2月25成立的由副总统彭斯领导的美国防疫指挥部办事不力。


2月27日,民主党参选人伯尼•桑德斯就看衰彭斯,他嘲弄彭斯的防疫手段主要就是靠祈祷。佩洛西与彭斯会面时还直接对彭斯表示担忧。


为了反驳政治对手指责,3月5日特朗普在宾州接受采访时,努力维护防疫团队,并称彭斯工作做得棒极了,“迈克为了疫情,一天要工作20个小时,甚至更久”。


当然,一切成绩要归功于特朗普本人,“关闭边境可是我的决定!”,那时美国确诊人数才一百多人,死亡11人。老头还到处跟人握手,表示胸有成竹。


同一天彭斯宣称: 准备每周检测100万人。


昨天彭斯在新闻发布会上称:“到目前为止,已有25.4万美国人进行了检测……阳性比例略高于3万人。”


每周检测100万人显然是放了一个“大卫星”,如果每周真的能检测100万人,美国今天确诊人数可能会接近10万。


美国社会中到底隐藏着多少感染者?病毒存在了多久?传播范围有多大?都是未知数,至少对于公众是未知数。


还有医疗物资供应、隔离病房、收治医院一系列急迫的问题,美国防疫行动杂乱无章,每一个环节都不对劲,连世界卫生组织都在质疑。


尽管美国在2月底就要求对疫情信息统一口径,但仔细观察的话,还是能发现一些背后的深层次问题。

这些问题大致是由四种主要矛盾组成:


一,白宫团队内部矛盾。


二,美国两党矛盾。


三,美国与国际矛盾。


四,防疫指挥部内部矛盾。


再展开简单分析一下这四种矛盾:


一,白宫团队内部矛盾


该降的不降(确诊人数),该升的不升(华尔街股市),这是白宫最头疼的两件事。在控制疫情和保护经济方面,白宫分两派:


首席经济顾问库洛德对FOX新闻台公开说,不能停止经济运转;特朗普临时经济顾问哈塞特表示,即使疫情得不到控制,也要让美国人回到工作岗位,以避免大萧条出现;财政部长姆努钦认为,失业率有可能达到20%,停止经济运动危害极其严重。


CDC主任和福西等另一派认为,承担痛苦,尽快控制疫情,再恢复经济运转,不要在病毒传播得到遏制之前,取消隔离措施。不控制疫情,经济就不可能正常运转。


前者的观点就是哪怕冒着重大死伤的风险,也要保持经济运转;后者相信疫情可控,但前提是要承受暂时的经济损失。


对特朗普来说,经济状况关系到大选走向,今天特朗普的态度是“敦促美国经济最快于下周恢复正常”,他还吐槽医疗领域专家的“谨慎”,“要是听他们的,整个世界都得关闭了,所以我们不能那样做”。


福西坚持认为两周之内两周之内控制美国疫情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特朗普更愿意相信”保护经济派“的建议,老头没有耐心了,这是彻头彻尾的赌博。


二,美国两党矛盾。


周日,特朗普提出的一揽子财政刺激措施在国会受阻,佩洛西这时候是不会让他好过的,佩洛西认为这些计划倾向于保护企业,而不是工人和社会。


佩洛西声称要提出自己(民主党)的经济方案,称参议院方案是”不可能的“。


特朗普催促国会今天就必须批准法案,不要再说没用的话,最终受伤的还是工人们。

佩洛西现在又说,对达成协议非常乐观,几个小时内就能达成,美股应声而涨。


就在两党斗争和妥协之时,又白白浪费了好几天,而且程序还没走完,能不能拿到60张赞成票,还得看佩洛西是不是真的要手下留情。


民主党阻击法案,理由是为了工人(群众)着想,但真正目的是大选选票,用拖延战术来赢得工人支持,让他们相信民主党是站在他们一边的。


抗击疫情,对老头老太来说,真的重要吗?


三,美国与国际矛盾。


为了推卸防疫不力,坐失时机的责任,美国尽一切力量甩锅给中国,无端制造矛盾,破坏全球防疫合作。没完没了地抹黑诋毁中国,甚至称是中国隐瞒信息延误了美国的抗疫行动,面对挑衅,中国进行了反击。


福西在22日在采访中表示,他对特朗普甩锅中国行为无法认同,但他总不能把总统从麦克风前推下去。


美国将大量时间花在了将病毒源头栽赃给中国的阴谋上,无论WHO怎么反对,美国国内专家如何劝说,蓬佩奥就是乐此不疲。


全世界都知道,现在只有中国有能力向别国伸出援手,包括将来的经济恢复也需要中国合作,稍微理性点的政治人物都不会在这时候去挑衅中国。


美国如此气急败坏,不但自断退路,还有欲盖弥彰之嫌。


除了挑起与中国的矛盾,美国与盟友之间裂痕也在加大,意大利军方前天向美国国防部正式提出援助,请给我们口罩和呼吸机,意大利政府要求驻意美军提供医疗人员和野战医院。


美国没有任何回复,为什么意大利明知水管里没水,还要去拧水龙头?验证一下美国的保卫欧洲承诺,请大家围观一下。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狗狗们在朋友圈部署的美国一夜之间十艘医疗舰,180座野战医院被意大利看到了。


四,防疫指挥部内部矛盾。

这可能是美国独有的矛盾。


特朗普任命彭斯为防疫总指挥,团队主要成员有黛比•伯克斯(白宫冠状病毒应对协调员)、 卫生部长阿扎尔、CDC主任雷德菲尔德、 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西等。


但在白宫内部还有一个疫情指挥小组,负责人是特朗普女婿库什纳,该小组致力于防疫物资供应、包括协调美国企业、制造商和FEMA(联邦应急管理署)的关系,负责采购检测试剂、口罩、呼吸机、防护服,以及促进疫苗开发工作。


库什纳握有采购权力,却不是彭斯团队成员,一直藏在幕后,这正常吗?彭斯还不能插手他的工作,两人每天有时要打十几个电话沟通,分歧引发的争吵非常激烈,直接影响到防疫指挥部的工作成效。


彭斯之前说每周能检测100万人,很可能是库什纳小组提供了不实数据,但他又不能批评这个“影子指挥部”。


ABC、《华盛顿邮报》对“影子指挥部”也有一些披露,怀疑库什纳是代表某种资本进来捞取利益的,而且不用承担责任。

有库什纳这样一位特殊人物存在,彭斯的工作必定受到影响。


伊利诺伊州州长向联邦中央申请120万个医用口罩,昨天只收到了12.3万个,州长还开新闻发布会诉苦。彭斯能批给伊州多少口罩?彭斯自己心里也没底,他还得问库什纳手里有多少货?其它州申请也一样,彭斯如果没有分配权,怎么制定各州分配计划?


一边是全美口罩超级紧缺,一边是3M公司CEO迈克.罗曼昨天在抱怨N95口罩出现在零售店。


美国医疗物资,不是由联邦政府采购,就是由地方政府采购,谁能充当企业与政府之间的商业桥梁?现在谁就能财源滚滚。


两个指挥部,彭斯是副总统级别,库什纳只是一名白宫合同工(无须国会批准的顾问)。这位小职员却可以不用出席防疫会议汇报工作,反而彭斯还得去向他打听事情。所以,彭斯是为谁辛苦为谁忙?按中国古书所讲,这是宦官乱政还是外戚干政?


以上这四种矛盾美国没有一个能够克服,说是深层次问题,其实要是再深究下去,就是体制问题。


每一个矛盾都严重制约了美国防疫手段的落实,而代价则是由美国人民付出,甚至是生命的代价。


疫情考验着每一个国家的体制以及应对危机能力,天天拿“民主,自由,人权”给自己涂脂抹粉的美国,在疫情冲击下,卸妆后,只剩下一副丑陋不堪的容颜。


丑不要紧,还可以整容,但美国政客灵魂上的丑恶--不负责任,自私贪婪,已无可救药。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