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大理由支持孙杨无责!世界权威反兴奋网站:禁赛孙杨是对“正义的嘲弄”
2020-03-24 15:14:55
  • 0
  • 0
  • 0

来源:腾讯新闻

文/应虹霞 腾讯体育游泳专项记者

23天前,中国奥运冠军孙杨被CAS仲裁裁决禁赛8年。眼下,距离30天的上诉期,进入了倒计时一周。

从裁决结果出炉前的一派乐观声,到现在国内舆论看衰四起,孙杨上诉的胜率,还能不能在那微乎其微的7%之内吗?

近日,世界上最权威的反兴奋剂专业网站《体育诚信》发表评论员文章《中国游泳运动员孙杨被错误处罚》。在文中,美国知名的体育领域专家里克-斯特林指出,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对孙杨禁赛8年是“对正义的嘲弄,破坏了反兴奋剂运动和奥林匹克精神。”

该评论员文章列举了孙杨无责的十大理由(文章有点长,笔者尽可能原汁还原翻译,也请你耐心地读下去)——

“孙杨是奥运会金牌得主和世界游泳纪录保持者。他最近被裁定违反反兴奋剂规则并被禁止参加比赛8年。除非他的上诉能推翻这个裁决,否则这位28岁的运动员的游泳生涯即将结束。”在开篇中,斯特林这样写道。

“这一裁决让他在中国的众多粉丝感到震惊和愤怒,一些西方媒体和游泳选手为此幸灾乐祸。这个重要裁决的背后是什么?是坚持‘公平竞赛’还是对正义的嘲弄? 它是否推进或破坏了反兴奋剂事业? ”世界上最权威的反兴奋剂专业网站向CAS仲裁庭发出了“灵魂拷问”。

孙杨在CAS听证会后接受中外媒体采访(图/应虹霞,于瑞士蒙特勒)

【1、“孙杨是游泳界最久经考验的运动员,如心中有鬼完全可以漏检”】

在世界上最权威的反兴奋剂专业网站《体育诚信》看来,“孙杨是游泳界最受考验的运动员之一。“它说,在过去的8年中,他平均每两周接受1次测试,总共180次。在2018年9月4日的那次药检事件前后,他的测试均呈阴性。他于2018年8月15日、19日、20日、21日和24日加上9月28日都接受了测试,而2018年9月4日是他中止测试的唯一一次。

“如果他心中有鬼,他完全可以避免测试并记录行踪违规情况(在12个月内允许不超过3次错过药检)。”《体育诚信》说。

为给不知情的网友们速度科普,作者斯特林不厌其烦地从孙杨药检案的原委和背景开始讲起。

“孙杨被处以8年禁赛的处罚,因为这是他的第二次违规。第一次违规的情况很重要。”

2008年初,孙杨的医生开了一种心脏药物(曲美他嗪)用于治疗运动员出现心绞痛和头晕。该药物当时并未被列为禁药。2014 年1月,曲美他嗪被列入 WADA“赛内禁药”名单(注:即赛外可用,赛内不可用)。

在等待最终裁决结果期间,孙杨仍在克服巨大压力备战奥运会

【2、关于第一次违规:曲美他嗪并不能提高运动表现,“如及时发现清单更新本可以申请TUE豁免”】

“孙杨和他的队医没注意到这个变化。如果他们注意到了,他们本可以通过治疗用途豁免 (TUE)的方式继续合规使用该药物,也可以停止服用。但他们并未注意到。”该权威网站指出。

因此,4个月后,孙杨(在全国游泳冠军赛期间)被检出曲美他嗪检测呈阳性。相关部门认定,该违规行为是无意的,孙杨受到了为期三个月的较轻处罚。但是,这项裁决仍然算作一次完整的反兴奋剂违规。

霍顿敢直视28岁中国老将这一身伤么?(图/应虹霞,2019年7月摄于韩国光州)

“尽管这一次的违规被裁定为无意,属于误服,而且该药物通常被认为并不能提高运动表现,但这一事件还是让一些西方游泳选手拿来作为孙杨不清白的证据。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澳大利亚游泳选手麦克-霍顿拒绝在男子400米自由泳决赛后与孙杨握手。霍顿在赛后发布会上还暗示孙杨是‘服药的骗子’。"

南非游泳选手查德-勒克洛斯近日也谴责了孙杨,并评论了他在里约奥运会男子200米自由泳中输给孙杨一事。

勒克洛斯说,我们都知道他是个肮脏的泳者...在比赛中我还剩50米时我还遥遥领先,但孙杨却从我身边超过。他是唯一能做到的人,这说明了一切...孙杨从我身边超过,就像我在最后25米静止不动一样,这是闻所未闻的。”

20年,泳池不相信欺骗(摄于2019年11月30日,总局游泳馆)

【3、“霍顿没有证据却不知何故‘知道’孙杨服用兴奋剂,态度与澳选手药检阳性大相径庭”】

“200米自由泳的视频显示了到底发生了什么。正如比赛评论员所评论的那样,查德-勒克洛斯在最后的转身中潜水太深,‘已经用尽了大部分精力’“,该网站指出,”勒克洛斯的指控是毫无根据的。他勉强坚持赢得了第二名,康纳-德怀尔仅落后0.003秒。

孙杨的游泳成绩一直非常稳定。例如,他在世界大赛中200米自由泳成绩如下:2010年亚运会 ,1:46:25; 2012年伦敦奥运会 –,1:44:93; 2014年亚运会 ,1:45:23; 2016年里约奥运会 ,1:44:65; 2018年亚运会 -1:45:43; 2019年世锦赛,1:44:93。”

“霍顿没有证据,但不知何故却‘知道’孙杨服用兴奋剂。他声称他的立场不是针对个人,也不是由于国家偏见。然而,当澳大利亚选手被控诉时,他的态度却大相径庭...正如这种描述,"去年光州世锦赛前夜,澳大利亚游泳运动员夏娜-杰克未能通过药检后,霍顿却沉默不语。如视频所示,当被问到这个问题时,霍顿径直走开了。“

孙杨在国际上没有朋友?立陶宛选手拉普赛斯与孙杨惺惺相惜(摄于2020年1月,中国深圳)

孙杨将金牌献给两位恩师,左为朱志根右为丹尼斯(图/应虹霞,2019年7月摄于韩国光州)

该网站指出,虽然CAS刚刚裁决孙杨第二次药检违规,但它围绕的事件发生在2018年。2018年9月4日晚10时左右,来自国际兴奋剂检测与管理公司(简称IDTM,一家兴奋剂外包公司)的三人小组抵达孙杨的家。他们的任务是从运动员那里收集赛外的血样和尿样。孙杨认出了主检官(DCO),她在以往做过一次类似检测,那次检测非常异常,孙杨当时就对这位检测官提出了书面投诉。

“霍顿的指控极其虚伪”,孙杨获世界名教头丹尼斯力挺

【4、“裁决公平吗?FINA裁决中裁定孙杨无责的关键点,在CAS这里却被认定违规”】

反兴奋剂专业网站《体育诚信》继续说,尽管如此,2018年9月的这次检测仍然正常进行。

“直到孙杨发现,助理检测员偷偷地拍摄他的采血过程。考虑到这是非常不专业的行为,孙杨要求查看他们的证件。助理没有证件,只有中国公民身份证。抽血的护士只有初级护理证书,但没有任何身份证明她与IDTM或其它官方机构的关系。”

孙杨打电话给他的队医和国家游泳队领队征求意见。后者一致认为资质不够充分。经过数小时的辩论和争论,双方一致认为检测已无法进行。但如何处理已经抽好的血液样本呢?

主检官表示,没有血样瓶(注:指血样的外包装)她们就无法离开。孙杨和他的团队说,他们不能让血样让未经授权的人带走。因此,装有血液样本容器的外包装被打破了(注:孙杨团队称其为“分离”),这是孙杨的团队保存血液样本的唯一办法。

对于另一个关键要点,即兴奋剂检查小组是否向运动员明确传达了分享样本和血样瓶的严重性以及可能导致的后果,双方各执一词。很显然,孙杨听从队医的指示(到达现场),队医听从了一位中国资深医生暨反兴奋剂专家的建议(注:指浙江省反兴奋剂中心副主任韩照歧)。孙杨认为自己的做法是对的,而且他认为他和兴奋剂检查官员们达成了一致,认为这次检测无法进行下去。”

“2018年9月的药检事件发生后,样本收集机构(IDTM)和孙杨对所发生的事情各执一词。国际泳联(FINA)召集了一个兴奋剂委员会来审议此案。 2019年1月3日,FINA兴奋剂委员会发布裁决 ,认为IDTM小组没有适当的文件,孙杨没有得到足够的警告,以警告他的行为可以被视为拒检。国际泳联兴奋剂委员会在裁决书上明确表示:这些事实‘没有模棱两可的空间’,并认定孙杨没有违反反兴奋剂条例。”该权威网站指出。

国际反兴奋剂机构(WADA)决定对该裁定提出上诉。据报道,WADA对国际泳联兴奋剂委员会免除孙杨罪名的决定感到‘愤怒’,决定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提起昂贵的上诉,目的是推翻国际泳联兴奋剂委员会的裁定。而该机构试图对孙杨施加更严厉的处罚。”

【5、WADA严厉处罚孙杨的理由:欧加澳主导+霍顿掀起舆论压力】

“WADA为什么要这么做?总部设在加拿大蒙特利尔,其官员主要是欧洲人、加拿大人和澳大利亚人。这是一个因素吗?可能。它还受到了媒体的压力。在2019年光州游泳世锦赛上,澳游泳选手麦克-霍顿拒绝与孙杨站在领奖台上。领奖台抗议者和未经证实的关于‘作弊’的指责,受到很多媒体的关注,却很少得到批评。CAS设在瑞士。在孙杨一案中,有一名仲裁员来自意大利,两名来自英国。CAS于2020年2月28日宣布其裁决:孙杨被认定违法反兴奋剂条例,并处以8年禁赛的处罚。”

“接下来的一周,它发表了78页的裁决书。在FINA裁决中裁定孙杨无罪的关键点,在CAS这里却被认定违规。他们说IDTM文件已经足够了,血液样本是有效的,但通过打破外包装来保存血样,孙杨‘篡改’了它。此外,他们认为已经给予孙杨对后果足够的警告。

“他们承认8年禁赛是‘严厉的’,但建议WADA在2021年改变规则,将允许其他面临类似情况的运动员从减少处罚中受益。裁决公平吗? ”该权威网站向CAS发出了”灵魂拷问“。

CAS建议修改WADA规则却非得拿孙杨祭旗?(图/应虹霞,2019年7月摄于韩国光州)

【6、“孙杨有充分的理由要求整个检测团队经过适当的培训和认证,一个有缺陷的或被操纵的兴奋剂检测可能毁了运动员的职业生涯”】

对于该案的核心要点,世界权威反兴奋剂专业网站《体育诚信》指出,此案可以归结为“孙杨是否有正当理由中断检测的问题”,“以下是重要因素。”

1)孙杨是游泳界检测次数最多的运动员之一。在过去的8年里,他平均每两周接受1次测试,总共180次。他在此次检测前后的检测报告都是阴性的,他于2018年8月15日、19日、20日、21日和24日以及9月28日都接受了测试。2018年月4 日的事件是他唯一一次中止检测。如果他有事要隐瞒,他完全可以避开检测,并记录为违反行踪的情况(在12个月内是允许的)。

2)孙杨此前一直配合,直到发现问题才开始质疑检测团队。当助理检测官开始给他拍照时,他开始怀疑检测团队不合规。因为这证明该助理没有经过适当培训。然后孙杨发现助理没有IDTM资质,护士也没有。

3)“孙杨有充分的理由要求整个检测团队经过适当的培训和认证。运动员的血液样本是珍贵的。检测可能会被伪造或血液样本中掺入违禁物质。一个有缺陷的或被操纵的兴奋剂检测可能会毁了运动员的职业生涯。”《体育诚信》表示。

【7、孙杨提出用有资质的助理检测官,解决僵局的简单办法却被主检官拒绝,“主检官与孙杨有对抗动机”】

世界上最权威的反兴奋剂专业网站《体育诚信》继续指出:”第4,孙杨提出用有资质的助理检测官(DCA),就可以完成检测。这是解决僵局的一个简单方法,但主检官拒绝了。”

5),“主检官是这场争论的关键人物。”《体育诚信》指出。鉴于孙杨投诉过这个人,“所以她可能与孙杨有对抗的动机。为什么IDTM会派同一个人?”该权威网站再次发出灵魂拷问。

隐身的“主检官”敢直视这顶泳帽么

【8、“私人检测机构存在腐败渎职可能,血样瓶被粉碎报道耸人听闻具有误导性”】

“在国际体育涉及巨额资金和政治的时代,需要对管理检测的私人机构进行严格的监管。存在腐败和渎职的可能性。”该网站指出。

IDTM 是一家瑞典的私人检测公司,于 2018 年与美国一家私营公司(Drug Free Sport)合并。WADA官员在听证会上的证词表明,对检测人员的监督很少,对运动员权利的保护也很少,“他们争辩说,检测人员不需要在一定时期内对某一运动员的检测进行授权。从理论上讲,500名IDTM兴奋剂检测官中的任何一个都可以随时出现并进行检测,而无需出示更多证件。”

该权威网站也指出,第7,“关于血样瓶被粉碎的耸人听闻的报道是有误导性的。”它说,装血样瓶的外包装被分离,但当晚孙杨的血样瓶“完好无损”,“仍存放在医院冷藏中”,“它们已被保存,以便有关部门可以检测。”

【9、CAS对孙杨“无端指责是疯狂的”,“孙杨的举止显示了尊重和真诚”】

该权威网站还指出,第8,“CAS仲裁庭似乎对孙杨有主观臆断。他们对他个性的无端猜测就证明了这一点。他们说,'运动员似乎有很强的个性,认为他的观点理所应当被采纳。”他们说,"运动员对他的行为没有表达任何遗憾,或者表示事后看来,他本可以采取不同的做法"。然而,孙杨从未被问到这个问题。相反,他被问到为什么当时他那样做。最后,仲裁庭指责孙杨"转嫁责任",而不是承认他听从了游泳队领队和医生的建议,“这可能涉及文化因素。”

第9,因为翻译不当,孙杨的证词和陈述不清楚。“在这里,CAS仲裁庭似乎对这位28岁的游泳运动员提出了不公平的批评。”该权威网站指出。

CAS仲裁庭指责孙杨在总结陈词环节试图使用更好的翻译人员。如第4部分录像所示,在翻译人员为翻译而苦苦挣扎时,孙杨示意后,一名男子站出来说:"孙杨的团队要求我在翻译中起到支持作用"。小组主席说:"我希望各方不反对你作为一个更好的翻译支持。你可以继续。但随后存在分歧。CAS仲裁庭在其裁决书中指责孙杨不尊重"他人的权威或既定程序"。

“与这种疯狂的指责相反,孙杨的举止显示了尊重和真诚。”该权威网站表示。

孙杨和他的律师团队在CAS听证会上(图/应虹霞,摄于瑞士蒙特勒)

【10、指南的解读者也是上诉方WADA的工作人员,“有利益冲突”】

第10点,最重要的证人之一是解释《指南》的WADA工作人员。

“可以说他有利益冲突,因为WADA是本案的上诉人。他说,要求测试人员提供资质,说明被检测的运动员的姓名、时间和负责的兴奋剂检测官是"太繁琐的"。这没有逻辑或实际意义。创建适当的文档应该很容易,该文件也可以作为运动员的收据。

“这名WADA的工作人员找借口,混淆了情况。因为他假装对于赛内检测(注:该情形是针对事先无法预知的获胜者)和赛外检测(注:该情形是检测人员去特定运动员的私人住处或工作场所)不可能有不同的形式。”

【结语:孙杨被不公平地判定违规,是“破坏反兴奋剂运动和奥林匹克精神”,是“对正义的嘲弄”】

综上,世界上最权威的反兴奋剂网站《体育诚信》指出——

第一,“对于收集血样团队的资质要求,不应存在歧义。WADA 自己制订的《国际检查和调查标准 (ISTI)》 中的要求与 WADA《血液样本收集指南》中的规定不同,关于 ISTI 中的语义存在争论和混淆。”

CAS确定,检测小组的认证和资质已经足够,而FINA兴奋剂委员会则得出了相反的结论。不仅仅是孙杨和他的团队认为检测团队没有适当的资质,FINA兴奋剂委员会也同意。运动员是否应被警告"不配合”,这里不应模棱两可。CAS认定兴奋剂检测官向孙杨发出了足够的口头警告。FINA则作出相反的裁定。从诉讼中可以明显看出,孙杨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FINA提出了一点重要观点:即在这个问题上,‘没有模棱两可的余地’。这就是为什么必须有一份书面的‘拒绝配合’的表格。《血液样本收集指南》表明需要书面通知。个中写道,‘主检官应努力获得证人签名,以确认运动员的拒绝’。这些条款在其标题页上有 ISTI的字样,并且在引言中,说明了它们属于ISTI的‘扩展’了。这证实了,这已经是一个硬性要求,所以与CAS的裁决是相矛盾的。”

该网站呼吁,所有走访运动员私人住宅的检测人员都应经过培训和认证,并出示适当的证明。还应要求他们显示任务顺序,包括主检官、运动员的姓名和时间段。

“粗略的证明文件为‘渎职’打开了大门。IDTM 拥有 500 名具有认证的兴奋剂检测官员。如果没有这个要求,这些DCO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随时去孙杨家。检测团队执行一项耗资数千美元的任务,涉及侵犯运动员的隐私。WADA官员声称检测机构提供这些文件‘过于繁琐’,这是站不住脚的。上述的‘模棱两可’之处和不明确的资质要求对于此案起了很大的作用。结果是孙杨被不公平地判定违反了反兴奋剂规则。这是一种破坏反兴奋剂运动和奥林匹克精神的裁决,是对正义的嘲弄。”《体育诚信》在最后的结语中这样声称。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