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原谅!51信用卡事件的背后 隐藏着资本最大的恶!
2019-10-22 20:43:13
  • 0
  • 5
  • 13

来源:叶檀财经

“爸,我欠了很多网贷,实在撑不下去了!”

今年8月31日,23岁的南京大学生许阳(化名)从某酒店28楼的窗口纵身一跃,结束了如花一般的生命,去世前3个月他申请了34笔网贷。

许阳去世的第四天,许父强撑着自己,捧着儿子的骨灰盒,前往当地一间寺庙安放。许父刚走出家门,就接到了一家平台的催债电话,电话那头,一个冰冷的声音说,许阳这个月该还他们600元。

许阳妈妈、爷爷、奶奶也相继接到催债电话,他们想向对方了解一下许阳的更多情况,不管是好事坏事。

但电话那头,是同样冰冷的催债声。

由于大学生消费欲望较强,但金融观念薄弱,往往因为购物、美容、日常花费等陷入网贷的漩涡,不可自拔。但面临追债时又往往因社会经验不足、抗压性差,走向抑郁甚至自杀的道路。

2017年9月中旬,某建筑工程学院大三的学生李兴元通过网贷购买了一台iphone。最初的金额不足6千元,后来还不起出现了逾期,只好借新还旧。

后来越借越多,各种的利息加起来竟然将近6万多,是原来本金的10倍。而这近10万的债务,换来的仅仅是一台二手苹果手机。

同样,李兴元至死,仍然处在“恶意催收”的压力下。

一位催收员发给李兴元父亲的威胁短信,寥寥数语,令人不寒而栗。

微信上,李父称:我儿子快开学了。催收员:开学会有人找他。李父:我就一个儿子,独生子。催收员:他不用去上学了。

许阳和李兴元之死,谁之过?

网贷压力虽大,但不至于要人性命,但是网贷后的恶意催收,这种加诸于心理脆弱的年轻人身上的巨大压力,成为压垮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

恶意催收一般具有以下特点:诱骗受害人在公司内部平台重复借款,垒高债务,并采取电话骚扰、发送侮辱短信、语言威胁、发送或上传PS裸体图片、吸毒照片、灵堂图片等“软暴力”手段骚扰受害人、以及受害人父母、同学、老师、亲戚朋友。

更早之前,河南、厦门、陕西等地高校均出现了学生网贷被恶意催收之后轻生的案例。

恶意催收猛于虎,是资本结出的“恶之花”。

据界面新闻报道,催收最早兴起于2003年,那时,各个银行的信用卡专员走街串巷进校园,几千块钱额度的信用卡办下来甚至无需提供相应的收入、财产或者工作证明,“你签字就行,其他的我给你办”。中国的个人信贷消费就这样迎来了黄金时代。

信用卡业务的高速发展带来了大量贷后资产管理的需求,催收开始成为重要一环。额度主要集中在几千块和三万左右的两个范围,催收人员按回款比例的千分之六提成,而且早期的客户抗催能力很差,容易回款”。

由于信用卡刚进入中国时申请条件往往十分宽松甚至弄虚作假,信用卡逾期之后,要找到欠款人的联系方式和有效地址也非常困难。

在信用卡催收进入瓶颈阶段后,汽车金融的快速发展,又给催收行业带来了新机会。

2008年中国汽车金融信贷规模达到1500亿,自此开始飞速发展。至2017年,信贷规模达到1.2万亿左右,年复合增长率高达26%。

据界面新闻采访某催收江湖大哥的说法,“欠十万的车,收车的佣金就能上万,如果还能让客户还钱,我们拿走五万,比信用卡催收高多了。”

这个时期,催收开始以侮辱、殴打、拘禁、艾滋病催债甚至致人死亡等恶性事件的方式,进入了公众关注的视野。

但很快,互联网金融,尤其现金贷市场的兴起,为各种小催收公司的诞生和野蛮生长提供了沃土。30%、50%甚至可能高达90%的提成,让汽车金融相形见绌。

在企查查上,用催收做关键词,可以搜到7000多家业务与催收相关的公司。但据行业人士透露,在工商局系统能查得到的都还是保守数量,很多催收公司不会直接将催收体现在公司名或主营业务里,他们通常取名为资产管理公司、小贷公司、网络信息科技公司、律所、不良资产撮合平台等等。

另据券商中国此前不完全统计,综合中国国内的银行业金融机构、网贷、消费金融、小贷公司等业态,不良资产规模在3万亿元左右。

但在一些市场分析人士看来,官方口径与真实的风险状况有一定出入。

早在2016年3月,BCG(波士顿咨询公司)就声称,彼时中国银行业表内资产76万亿元,表外资产40万亿元,BCG估算不良资产在9-11万亿元的规模。

10万亿,是近年来被屡屡提及的一个数字。尽管在统计口径及数据上存在些许争议,中国不良资产市场空间巨大是不争的事实。

在一般人眼中,催收一般分为三板斧:

头板斧是爆通讯录,通常使用短信或电话形式。一般的套路是把借款人照片和一张网上找来的裸照P在一起,然后群发给借款人和他的亲友们,要挟他们快速还款;或者编辑一些比较吓人的短信进行群发。

第二板斧是发律师函或者伪造国家政府部门的文件。

但发律师函一般意义不大,而用伪造公文的方式“后患无穷“。

据一本财经报道,11月14日,催收行业的龙头公司“深圳万乘联合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万乘)的西安分公司,突然被警方查封。接近监管的知情人士透露,这是因为深圳万乘在催收过程中“伪造公安部门的文件,让借款人还款”。

第三板斧就是上门催收,堪称终极大招。

目前,只有欠款金额在10万左右、又是正规借贷平台的,上门催收的概率比较大。操作方式通常是带上一个果篮上门,到目的地后,借款人让进门就进门,不让进门的就在门口堵,尾随借款人,直到其不厌其烦。有段时间甚至曝出了催收公司雇佣艾滋病人或未成年人上门催收的乱象。

上面的方式只是普通人能想到的,但在巨大的利益下资本做恶的程度,远超你的想象。

2018年下半年以来,长沙市公安局在侦办“5.5”涉黑专案的过程中发现:涉案女性被多家“套路贷”团伙控制转卖至卖淫场所。

当地数个“套路贷”团伙多以无业女子、在校女学生等年轻女性为“套路”对象,以“无抵押私贷”、“美容佳丽贷”为招揽,“套路”压榨贷款人。

“套路贷”团伙还与组织、强迫卖淫团伙紧密勾结。如果通过暴力手段强行控制催贷仍无法满足其要求的还贷金额,便会将其贷款合同以“解套”等形式转卖给组织、强迫卖淫团伙。

组织、强迫卖淫团伙则进一步通过暴力胁迫、非法拘禁等方式,强迫控制受害女性到“夜场”、KTV、酒店等娱乐场所进行“卖淫还贷”。一旦受害女性逃跑或不愿意“卖淫”还贷,轻则被抓回暴打一顿进行教训,重则将其卖往柬埔寨、缅甸等境外强迫卖淫团伙。

我国最大的信用卡在线服务平台、港股上市公司51信用卡就是在使用第二板斧时“中招“的。

10月21日上午,“51信用卡”位于杭州西溪谷的办公地点突然遭警方调查,100多名警员的到访让公司员工终身难忘。

杭州警方昨日通过官方微博发布公告称,直指51信用卡委托外包催收公司“冒充国家机关,采取恐吓、滋扰等软暴力手段催收债务,涉嫌寻衅滋事。目前,案件还在进一步侦办中。

51信用卡由孙海涛创办于2012年,聚焦于信用卡管理类的工具。2015年,51信用卡从应用类“信用卡管理工具”向“小额信贷业务”业务转型。

51信用卡作为线上信用卡管理平台的龙头,不愁流量,P2P提供了盈利模式,赚钱自然变得容易起来。

该公司2019年上半年收益总额由2018年同期的约人民币1,275.3百万元增长9.8%至2019年上半年的约人民币1,400.2百万元,上半年净利润达3.09亿元。

2018年7月13日上午,51信用卡正式登陆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挂牌交易,股票代码2051。51信用卡开盘价8.76港元,较发行价上涨3.06%,开盘后一分钟最高达9.35港元,最高涨10%,市值超过108亿港元。

51信用卡股东中不乏知名投资机构。

A股上市公司新湖中宝持有51信用卡22%的股份,是第二大股东。小米、京东、顺为资本、前海母基金、快的打车创始人陈伟星的泛城资本、天使投资人薛蛮子等参与过这家公司的融资

在被警方造访当天,51信用卡股价大跌超40%,今天略有回升,截止收盘,上涨超12%。

部分资料参考自界面新闻、每日经济新闻、全天候科技、21世纪经济报道等。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