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状况、群体相对剥夺以及种族威胁感:跨国视角丨社论前沿
2020-08-01 14:44:06
  • 0
  • 0
  • 0

来源: 社论前沿  原创 杨阿诺(编译)

摘要:近几十年来,解释对移民的负面态度,特别是移民造成的威胁,一直是主要的研究课题。尽管群际接触在解释种族威胁时受到了很大的关注,但是跨国相关研究在很大程度上忽略了群体相对剥夺(GRD),即与相关的外部群体相比,一个群体被不公平地剥夺了理想商品的感觉。但各种较小规模的研究表明,GRD可以对偏见产生决定性影响。在本研究中,作者系统地研究了20个欧洲国家的GRD与种族威胁之间的关系,从而控制了群际接触和价值优先级。第七轮欧洲社会调查(ESS)中包括了受访者与移民相比的群体剥夺感问题,并首次提供了一个机会,可以对欧洲范围内GRD诱发威胁的影响进行语境化。多层结构方程模型(MLSEM)表明,GRD与种族威胁在个人和国家层面上显著相关。结果表明,GRD不仅是社会结构地位与感知威胁之间的重要中介因素,而且充分中介了相关经济指标与种族威胁之间的关系。


背景

欧洲人权组织声称,自1930年代以来,欧洲最严重的经济危机发生在2008年,可能加剧了低种族容忍度和出于种族动机的暴力。事实上,在经济困难时期,失业率飙升和社会保护预算减少的情况下,少数群体可能易受伤害并有成为替罪羊的风险。通常可以通过欧洲不同国家的民粹主义激进右翼政党的选举成功来说明。这些政党将该国的社会和经济困境归咎于少数群体,尤其是移民群体。

根据群体冲突理论,许多跨国研究证明,社会经济地位的各个指标,例如就业状况、收入或教育程度,以及国家的经济条件可以预测种族威胁感。这些实证研究大多指出了个人和相关经济指标与排斥态度之间有直接联系。在这些研究中,物质困难和脆弱性被认为对公民的威胁感知具有准自动影响。自Stouffer引入了“相对剥夺”概念,且Blumer发表了开创性论文Race prejudice as a sense of group position以来,社会群体感知的相对定位也许能调解绝对定位对威胁感的影响,并在解释威胁感知方面发挥重要作用。对群体相对剥夺(GRD)的研究表明,与生活条件本身相比,一个群体被不公平地剥夺了理想商品的感觉对偏见的决定性影响更大。但令人惊讶的是,关于种族威胁的相关跨国研究在很大程度上忽略了GRD概念。

本文从跨国角度检验GRD与种族威胁感之间的关系,从而控制与竞争有关的预测因素(如群际接触和价值优先级)。作者将GRD和群际接触概念化为个体水平以及相关经济指标与多数群体成员威胁感之间的中介因素。他们专注于GRD与威胁感之间的关系,但不是反对移民。

具体而言,作者尝试回答以下问题:(1)GRD感是否根植于一个国家的个人经济地位和经济状况?(2)GRD是否与威胁感之间存在稳健的跨国联系?(3)GRD在多大程度上调解了个体和相关经济指标与威胁感之间的关系?为了回答这些问题,作者使用多层结构方程模型(MLSEM)分析了2014年欧洲社会调查(ESS)中移民板块的数据。

数据与方法

数据

作者使用了第七轮ESS(2014-2015年,第2.1版)中的数据来检验理论预期。数据通过概率抽样所得,包含来自20个欧洲国家15岁及以上居民的信息。在调查多数成员威胁感时,作者从样本中删除了在国外出生,具有外国国籍或将自己视为少数族裔成员的受访者。

指标

因变量:种族威胁感是通过五个条目来衡量的,这些条目询问了受访者的感受,即移民是否对经济、劳动力市场、福利国家、文化生活和宗教习俗构成威胁。 使用11点量表记录回答。尽管整合威胁理论假定现实威胁(或经济威胁)和符号威胁(或文化威胁)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但验证性因素分析表明,无法用ESS数据区分这两个概念。因此,本研究只考虑了一个威胁因素。这些条目的问题措辞和描述性统计数据可以在表1中找到。

(图源:原文)

(温馨提示:点击查看大图)

个人层面的预测因素:在第七轮ESS中,移民板块首次纳入测量众多国家/地区GRD看法的条目。该条目询问了受访者的意见,即政府是否对新移民比他们自己的群体成员待遇更好或更差(见表1或问题措辞和描述性统计数据)。根据GRD理论,该条目意指群体相对剥夺(而非利己主义),明确将移民作为比较组。因此,它与因变量种族威胁所暗示的分析水平相匹配。该条目分数越高表示对GRD的感知越强。

除了GRD,模型还将群际接触和基本人类价值观作为中介。接触是通过两个独立指标来衡量的,这些指标涉及日常生活中群际接触的频率以及这种接触的感知质量。这两种基本人类价值观类型(普遍性和一致性/传统)是通过 ESS中包含的价值观问卷中的多个条目来测量的。每个条目都是一副口头肖像,描述了一个假想人物的目标、志向或愿望,这些目标隐示了单个价值的重要性。受访者被要求说明所描绘的人有多像他们。

本研究通过多种指标衡量了受访者的社会和经济地位。已获得的最高学历可分为三大类(初中或以下、高中、大专)。灵活就业状况结合了当前活动状况和职业类别的信息,并区分了个体经营者、较高服务阶层、白领、蓝领、未雇用和其它非活动状态。作为绝对剥夺的衡量标准,包括主观收入指标(该指标用于衡量受访者是否认为自己的收入满足其财务需求)。此外还控制了受访者的性别和年龄(以年为单位)。

附录2和3列出了个人层面的预测因素(包括条目拟定和回答类别)及其描述性统计。

相关预测因素:为了研究相关威胁源的影响,作者在分析中纳入了经济状况指标。通过调查前六年(2009-2014年)的平均长期失业率,衡量一个国家(尤其是劳动力市场)的经济状况。作者还检验了移民群体规模的影响。新移民的存在是按同期每1000个居民中非欧盟移民的平均流入量来计算的。这些相关指标可从欧统局统计数据库中检索。

统计模型

为了检验GRD是否能够解释以及在何种程度上解释种族威胁的变化并介导社会和经济指标对威胁感的影响,作者采用了MLSEM方法。该模型的出发点是由i个个体组成的群体(在内部级别),这些个体按层次嵌套在g个组(国家/地区之间)中,并将变量正交分解为组(即组均值)和个体(即与该组均值的偏差)。在此基础上,计算了方差-协方差矩阵内和之间的集合。在这两个层面上均制定了一个单独的模型,以尽可能地再现数据的内部和之间的结构。

尽管本文的两级模型相当简单,但只有20个国家/地区的数据可能会影响估计的准确性。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作者使用了贝叶斯估计程序10,该程序被证明可以产生有效估计值。其后使用Mplus7.11估计了所有模型。图1为估算模型,该模型反映了理论预期。特别是在内部层面,社会和经济指标以及价值优先级会影响GRD和群际接触,而后者则会影响种族威胁。在两级水平上,国家失业率(作为经济状况的衡量标准)会影响国家层面的GRD得分,进而影响种族威胁的国家得分。

(图源:原文)

(温馨提示:点击查看大图)

结果与讨论

欧洲国家移民人数的不断增加,加上东道国移民带来的威胁程度很高,使得了解种族威胁的来源尤为重要。尽管群际接触在试图解释种族威胁的研究中得到了相当多的关注,但群体相对剥夺(GRD),即一个群体被不公平地剥夺了理想商品的感觉,在跨国研究中基本上被忽略了。以往研究表明,它对偏见和种族威胁具有决定性影响。在当前研究中,作者使用了来自20个国家/地区的ESS第七轮数据,研究了GRD在群际接触和价值优先级控制下对种族威胁的影响。为了区分个人和国家层面的影响,他们使用了MLSEM模型。

研究结果表明,在个人和国家层面上,GRD与种族威胁有着密切的联系。在将模型中群际接触的频率和质量、社会经济变量和价值优先级作为控制变量纳入模型后,该联系也是一致且有意义的。这一发现意味着,GRD还与其他与威胁感知相关的态度维度相关,例如反对移民。此外,经济指标,如个人层面的社会经济状况和国家长期失业率,与GRD的关系是一致的,而较高水平的GRD伴随着脆弱的经济状况。在个体和国家层面上,经济状况与种族威胁之间的关系是由群体剥夺感所调节的。在替代因素(例如群际接触和基本人类价值观)的控制下,GRD的强大中介作用受到影响。

本文的主要贡献在于,它证明了GRD在跨国环境中塑造威胁感知方面的重要性。作者不仅发现GRD的作用存在于包含许多国家的数据库中(从而说明了其跨文化的稳健性),而且还证明了失业率之类的相关因素如何驱动相对剥夺感。因此,本文符合社会心理现象语境化趋势。

这项研究并非没有局限性。首先,虽然理论上的考虑导致作者期望GRD和接触会影响种族威胁的水平,但这些关系也可能朝着另一个方向运作。种族威胁很可能导致避免与移民接触,将这种接触视为消极的,群体剥夺感也会增加,而这种感觉首先是由威胁引起的。这些关系的运行方向由于其横截面特性而无法通过手头的数据进行评估。面板数据和实验设计可以更详细地解决因果关系的方向。其次,虽然威胁是通过多个指标衡量的(可以检查威胁的测量是否可比以及在多大程度上可以进行跨国分析),但检验GRD单个条目的跨国可比性则不太可能。

文献来源:

Bart Meuleman, Koen Abts, Peter Schmidt, Thomas F. Pettigrew & Eldad Davidov. Economic Conditions, Group Relative Deprivation and Ethnic Threat Perceptions: A Cross-national Perspective. Journal of Ethnic & Migration, 2020, 46(3):593-611.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