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卫视终于回应了!徐峥痛斥,但背后真相更扎心…
2019-11-29 02:30:55
  • 0
  • 3
  • 0

来源:正商参阅 

27日凌晨,演员高以翔在宁波参加浙江卫视《追我吧》节目录制时突逝。随后,节目组发声明称,高以翔的死因是“心源性猝死”。此事引发舆论关注。

昨晚,多个与高以翔意外死亡相关的话题上热搜:

也有网友质疑该综艺录制难度过大、耗时长,导致艺人超负荷工作。

浙江卫视发声明:感到遗憾惋惜,愿担责

27日晚,@浙江卫视中国蓝 发声明,称事发当时,在第一时间即展开救治并紧急将高以翔送往医院,但仍没能挽回他的生命。

对此意外造成的后果,感到遗憾和惋惜,愿意承担相应的责任,并会深刻反思原因,对节目所有环节进行全面检查,更周全地做好节目安全保障工作。

此前,《追我吧》节目组官方微博发声明宣布死亡原因,高以翔死因为心源性猝死。

27日晚,有媒体拍到张继科、陈伟霆等陆续离开《追我吧》剧组,前往机场。新浪娱乐求证节目组,节目组回应称:“是的,结束录制”。

演员、导演徐峥更是直接将矛头指向节目组,他说:“节目的安全防范意识也太差了,绝对要负责任啊!”

网友声音:

@émmmm:这声明让人看了更恼火!

@五哥儿:你别说没用的,为啥半夜一点半还在进行高强度录制?您解释清楚。

@紫烟:以后这样的节目要慎重了,不要只看收视率,如果不安全,观众也不买账!

@Choo:这样凌晨安排大强度运动迟早出事,为何会这样安排,浙江卫视不反思?

@成鲁伟:此类综艺当休矣!

@XIANZHANG:具体承担什么样的责任,只字不提。

@Ally Sun:什么叫1时30分许?黄金救治时间是以分计以秒计的,此时此刻的声明竟然还以一个“许”字就含糊其辞了。

有应急管理部门回应:或不算安全事故

据《新闻晨报》报道,高以翔参加的那期节目从26日晚间8点半左右开始录制,事件发生时,节目嘉宾已经参与了5个小时左右。

据时代周报报道,记者此后采访浙江省宁波市应急管理局相关人士,对方称,“我现在无法定性答复这算不算是生产安全事故,需要依据事故调查报告的结论才能确定。”该人士又进一步表示:“目前,从我们网上能够得到的消息做初步的判断来看,估计他没办法算是生产安全事故。”

正值壮年的高以翔,何以猝死?我们能够做些什么,保护每一个艺人,也保护我们自己。

高以翔身故背后:残酷艺人竞争与综艺寒冬合谋下的悲剧

这个冬天格外冷。

高以翔遭遇意外背后,是艺人们普遍无戏可拍的困境。

11月19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整理横店影视城官方发布的剧组动态发现,11月初,在横店的剧组不及往年一半,且项目普遍阵容均有所缩减。此外,虽然去年剧组达38个,是今年的三倍,但除了许凯主演的网剧《从前有座灵山》正在播出之外,其余都没有播出,包括外界关注的迪丽热巴新剧《三生三世枕上书》。

“在上半年和之前,演员片酬能达到八千万到1.2亿的这些演员的片酬,(就我所知道的与我们签约的演员中)现在大概在一千万到五千万,符合我们限价五千万的规定,所以整个趋势,市场不断稳定、成熟,长期来讲,我们的话语权会更多,内容成本会进一步得到控制。”爱奇艺创始人龚宇在8月的财报电话会中表示。

“我们真的很难。”多家影视公司高管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承。“有的小艺人,现在吃饭基本生计都成问题,因为是没有底薪的。机会是如此的少。”有上市影视公司高管称,他所在的公司,素以大项目著称。

这种情况下,艺人们蜂拥综艺。2018年,迪丽热巴加盟综艺《奔跑吧》和《极限挑战》。被外界普遍视作迪丽热巴“老板”的杨幂,也开始频繁在综艺节目出镜,玩《密室大逃脱》,或者在《明日之子》当导师。赵薇、李冰冰等“大花旦”,亦在综艺项目上多有露面。

高以翔是其中之一,但行业下行期,并没有多少议价权。危险,随之而来。

据媒体报道,高以翔好友透露,其在周一(11月25日)出席活动时,身体已有一些状况,患上了感冒,但高以翔没有休息第二天就到宁波录制节目,从8点30分一直到次日凌晨1时发生意外,生前连续工作17个小时。

《追我吧》是一档超高难度综艺。在其前期宣传中,最被频繁提及的核心卖点就是“竞技感”。

在环节设置上,《追我吧》有爬楼速降,需要参与艺人吊威亚爬楼登顶,从高楼速降。此外,整个过程中艺人都需要通过高强度的奔跑,同时保持敏捷性及艺人之间的互动,来完成不断的赛道追逐。节目组总导演陆浩曾形容这是“一个猫捉老鼠,狼抓羊的游戏”。

除了高以翔,目前已经播出的三期节目中,参与竞技的艺人还包括:陈伟霆、范丞丞、黄景瑜等人。在第二期中,李小鹏和邹市明两位奥运冠军也参与了节目录制,在节目后半程,李小鹏和邹市明都已经接受不了节目强度,李小鹏也向节目组表示“不行了不行了,我真的跑不动了”。

11月27日,艺人钟楚曦在回应微博上表示,真的“太累太累了,心脏真的会受不了”,“上次录完缓了半个月,自己吃了三天速效救心丸 ,就坚决不去了。”她称。陈伟霆也在接受自媒体“if时尚”采访中透露,录《追我吧》很难,经常录到凌晨6、7点,“我一直说我喜欢运动,但没有说到这个地步,到凌晨还在(跑)”。艺人吴宣仪在录制《追我吧》的时候称,“连呼吸都是血的感觉,大家看着屏幕不感觉累,但确实真的很累。”

凤凰网曝光的《追我吧》与艺人签订合约显示,“节目竞演存在激烈竞争之情形,可能会给乙方将造成生理、心理负担。艺人乙方对此要有充分认知,完全自愿参加并完全愿意承担由此可能带来的一切后果。”且要求艺人保证参与节目录制时身体状况良好,没有任何有碍或不利于参与节目的身体或精神上的损伤或疾病。

另据《界面》报道,一位在宁波现场目睹全程的观众称,高以翔曾在花坛边休克三分钟。但节目组判断失误,继续拍摄未进行及时抢救。内场观众曾听到其他参演嘉宾连麦大喊的声音,且15分钟内没有专业医生携带必要仪器进场,耽误了病人抢救的黄金时间。

浙江卫视在《追我吧》如此卖力,背后是媒体寒冬持续。

CTR发布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前三季度,中国广告市场整体下滑8.0%,传统媒体同比降幅达到11.4%,其中,电视和广播媒体的刊例花费同比下滑10.8%和10.7%。

视频平台也不轻松。腾讯三季报显示,腾讯媒体广告收入为37亿元,同比下降28%,环比下降17%,原因是内容排播的不确定性导致视频招商广告收入下跌所致;受重点剧集和综艺排播延后影响,芒果超媒三季度归母净利润为1.71亿元,同比下降 28.8%;爱奇艺广告收入 20.7 亿,同比下滑14%。

这种情况下,综艺项目多有停滞。“我已经好几个月没项目了。”有资深编导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承,他曾参与多家卫视及腾讯视频的综艺录制。另有爱奇艺综艺编导,开始接汽车宣传项目,他曾经的梦想,是进入幕前。

降温沉浸在行业的每个角落,于是,《追我吧》加码仿佛成了必然。似乎有所成效,据索福瑞收视率统计(CSM59),11月8日,《追我吧》首期收视率达到0.923%,为晚间时段自办节目中收视冠军。但网端数据并不乐观,vlinkage综艺播放指数显示,《追我吧》的网播热度在逐渐下降。首期播放后第二天,11月9日,《追我吧》节目播放指数排名第二,为50.68;第二期播放后第二天,11月16日,该节目播放指数下滑至第四,为44.67;而至第三期播放后第二天,11月23日,播放指数下滑至第五,为42.76。另据记者统计,《追我吧》电视端数据虽有所下滑但排名依旧不错,但线上数据的冷淡,或给了栏目组再加码压力。弱势综艺在更弱势的艺人面前成了强势方,终酿成悲剧。

另一头,综艺寒冬,很大程度上,有其他非可控因素。“无论是剧也好,还是综艺节目也好,延迟上线的情况比较严重。”龚宇曾在财报会上如此透露政策影响。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多位业内高管处了解到的状况是,随着各大节点临近,对内容管控只会加码。

当然,综艺相对影视剧还是更有操作空间。譬如,一向执迷古装剧的知名制片人于正,开始活跃在优酷、欢娱影视、银河酷娱联合出品的综艺《演技派》中。

但受高以翔身故影响,综艺内容管控是否会加强,竞技类综艺还有多少空间,成为业内不得不面对问题。

最扎心的热搜:每年心源性猝死者高达55万

据国家心血管病中心统计,我国每年心源性猝死者高达55万。心梗若不及时救治,则可能发生猝死。“通过胸痛中心接诊患者来看,明显感觉到现在接诊的年轻人多了。以前患心梗大多是六七十岁。但近几年,已经接诊了多例20岁至30岁的心梗患者。”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心血管内科主任马根山介绍,该院胸痛中心数据显示,中青年心梗患者约占胸痛中心心梗总发病人数的三分之一。

马根山解释,太过繁忙、紧张的工作,会不断刺激人的交感神经。如果始终处于高度紧张状态,交感神经系统长期太过兴奋,会导致心脏负担过大,心率增快,甚至产生心律失常。长此以往,如不及时调整,心脏会受到损害。

部分突发性心脏病患者猝死就是因为连续熬夜、情绪激动,诱发了神经功能失调、冠状动脉痉挛,心脏突然间缺血而猝死。“有些年轻人熬夜加班会过量喝咖啡提神。如果本身对咖啡敏感性很高,容易刺激交感神经,外加过度疲劳,也会‘助长’心脏病病发。”

“只需几个简单的按压动作,便能让心脏猝死患者‘起死回生’。但是绝大多数人不懂心肺复苏等急救知识,面对突发状况束手无策。”该院心血管内科副主任陈立娟呼吁,应进一步加大对公众参与急救的技能培训和普及,将急救知识培训纳入制度规定,让更多人在第一现场进行施救。同时,应该在公共场所广泛配备AED(自动体外除颤器),教会公众正确使用,关键时刻可以挽救生命。

关键时刻能救命!每个人都该掌握的五步心脏复苏法: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 贺泓源 张露曦 牛钰、中国青年报、@浙江卫视、微博等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