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诡辩,导师撇清,期刊甩锅,2020年第一神文究竟由谁来负责?
2020-01-13 13:51:55
  • 0
  • 0
  • 0

来源:明清大历史-头条号 

2020年的第一个月,一篇七年前的发表在北大核心期刊《冰川冻土》上的论文《生态经济学集成框架的理论与实践》点爆了整个学术圈的舆论。

该文章内容、文章作者、文章指导老师、期刊负责人等与这篇文章相关的消息成为了学术圈2020年的第一个大热点。当事人、导师方、期刊方都已经做了回应,但是这对于塑造健康的学术生态就够了吗?大多数网友是看客心态,唯恐事情不够大,瓜不够多,我们觉得在事实清楚的情况下,这种丑事的公开和合理合法的方式反倒能起到警示的作用,促进中国学术界的良性发展,不应该撤稿!

《生态经济学集成框架的理论与实践》(以下简称《理论与实践》)这篇文章作者是中国科学院旱区环境与工程研究所内陆河流生态水文重点实验室研究院徐中民(有点长)。该文章宣称用创新的思维方式建立理想的生态经济记成框架,阐发人生的美和道。其中主要的内容包括了论述其导师程国栋院士的崇高感和师娘的优美感。

徐中民文章的第二点论述了其导师的崇高感,利用了几个小标题:"青藏铁路——静以致道","流域科学计划——目中有人","带领流域科学专家组访问都江堰——历史与传承"。徐中民称其导师程国栋院士运筹帷幄、有才而性缓、崇高而不骄矜、有智而气和,隽雅而不虚设……

文章的第三点论述了师娘的优美感,内容为:"女子无才便是德"、"给导师做饭是一种义务""见利思大义"称师娘美丽如花、慈祥安和、安分而大得……文章还论述了导师和师娘为现代夫妻的楷模,导师和师娘行为尊则合乎天人之际。

看到这些内容,想必你一定会大为震惊,如此拍须溜马之词竟然堂堂正正地发表在审慎的科学研究期刊上,且该期刊还是北京大学的核心期刊,而且从文章信息上来看,这篇溢美之词还得到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91125019)资助,其项目名为""整个项目资助费为200万。

这篇文章还有续作,同样发表在北大的核心期刊《冰川冻土》上,通过在中国知网上检索,可以看到两篇文章一共有13个引用量。这篇文章最后竟然被"大学者"徐中民编辑成了一本书,书名就叫做《生态经济学的集成研究框架:闲想鹤仪形》,由黄河水利出版社2013年出版。

以上就是这篇文章的主要内容,下面是这篇文章被网友曝光之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堪称蝴蝶效应。

文章撤稿声明与主编引咎辞职。根据澎湃新闻对《冰川冻土》编辑部的采访,该编辑部称已经注意到相关事情,将在官网和官微发布声明,并会对徐中民在《冰川冻土》杂志上发表的文章进行撤稿处理,并对社会郑重致歉。

该刊的主编,同时也是徐中民集美与道于一身的导师程国栋也通过澎湃新闻发声,称自己向领导提交辞职。他说,"我2011年从领导岗位退下来后对期刊的关心很少。这两篇文章的发表我事先一无所知,但作为主编事后没做任何处理,应负重要责任。我已正式向领导申请引咎辞职,辞去主编的职务,并对由此造成的不良影响,诚恳地向广大读者道歉!"

作者回应:自然科学需要情感注入。根据百科消息,徐中民现在已不仅仅是研究员,而是拥有多个学术头衔的学术大拿,其头衔为中国科学院寒区旱区环境与工程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国生态经济学会理事、中国生态经济学会生态恢复专业委员会秘书长、中国地理学会青年工作专业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生态学会青年工作委员会副主任、《生态经济学报》副主编。

舆论发酵以来,徐中民本人也通过澎湃新闻对社会作了回应,他说自然科学家需要情感注入,需要点文史哲的知识,万事视为水,有情才生春。自然科学没有情感的注入,就是冷冰冰的。

徐中民还称,热议论文只是其中一篇,其他篇就进入论文要点。热议文章表面上看起来有点问题,实际问题潜伏得非常深刻,对目前地理学沉溺于科学的预测未来是很大的补充,主要就是探讨如何攀登上共同发展之路。同时小编也注意到,徐中民在2018年还做客学术财经,教别人怎样写文章。

针对这个事件,网友也展开了大讨论。网友纷纷斥徐为马屁精,有网友斥编辑对期刊刊登文章不负责任,有表示应对徐现在取得的成就和地位进行审视!不然就是对那些真正作学术研究的人的严重的侮辱和不公!……

我们有话说

这件事情值得我们深刻反思,早在2019年上半年,学术界就已有翟天临博士深刻发问"知网是什么"的学术不端。这个事情对于学术圈来说是一个学术不端,也是一个羞耻。

虽然主编同时也是徐的导师程国栋称自己在2011年已经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不管期刊的事情。此等解释真是令人难以信服,因为在徐中民的书《生态经济学的集成研究框架:闲想鹤仪形》中他作了一番推荐"科研人员要成其大,一要有十年铸一剑的精神;二要有江海纳百川的气度;三要有长空挥彩笔的志向。"所以说不管期刊,不知情简直是信口雌黄。这位程院士竟然被甘肃省提名参评2020年度国家最高科技奖,如此做派是在是难以服众。

《冰川冻土》期刊在2019年刚刚获得了"中国国际影响力优秀学术期刊"的荣誉,但是从这件事我们可以看到编辑在审稿用稿的过程中十分马虎,而在这马虎背后是学术不端。就算程国栋不管期刊的事情,那么期刊的其他编辑、审稿人为何就让这篇溢美之词发表在严肃的学术期刊上,所以说到底是谁在拍马屁,又是谁在拍谁的马屁?此种编辑、此种审核简直是给优秀抹黑,给学术抹黑!

徐中民应该把此种文章写到他的文集中,或者写来为其导师祝寿,不应把它放在科学研究核心期刊上。《冰川冻土》不应对这篇文章简单地进行撤稿处理,而是严肃处理这个事件背后的学术不端,并且认为此次撤稿极为不合理。一般来说撤稿的原因是论文中出现明显的"抄袭"现象,不能互相甩锅,把稿件撤了就万事大吉。这篇文章对于科学论文来说很低级,很怪,我们可以说是学术性不足,但是这不形成抄袭,也不形成撤稿的条件。舆论爆发后,期刊认为这篇文章是一个耻辱,所以就简单地想撤稿,把耻辱撤下,就是集美与道于一身的好期刊。但是这个个耻辱应与该期刊同在,应该与期刊编辑审核同在。

我们需要深刻反思的是到底还有多少期刊发表关系户?学术界还有多少废文、怪文堂而皇之地冠以科学的名头发表?各大期刊都应引以为戒。同时也呼吁应该严肃处理此类学术不端行为。

内容来自今日头条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