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兴杰:芯片行业乱象根源在哪里
2020-10-26 20:27:54
  • 0
  • 1
  • 2

来源:人文学会  陈兴杰

10月21日,股市半导体芯片版块大跌,原因是发改委前一天表态,痛批两年来行业乱象。「一些没经验、没技术、没人才的‘三无’企业投身集成电路行业」,个别地方「盲目上项目,低水平重复建设」,后果是「个别项目建设停滞、厂房空置,造成资源浪费。」

几句话看似平淡克制,还用了「个别」说法。倘若把它们还原成数字,堪称惊心动魄。

2019年5月,投资额100亿美元的「成都格芯」停摆,当时成都市政府已投入70亿元。2019年下半年,投资120亿元的江苏德淮半导体崩溃,工人工资都没发齐。2020年7月,投资30亿美元的南京德科码破产;2020年下半年,投资额1280亿元的武汉弘芯被曝「烂尾」……

除此之外还有贵州华芯、河北昂扬微电子、陕西坤同半导体……前两年显赫一时的「高科技企业」都在很短时间之内,经营恶化,土崩瓦解,损失少则几十亿,多则几百亿,并且这些损失多由地方政府承担。

发改委的批评主要指向地方官员,要求他们承担责任。从政治伦理来说没错,实际却很难起作用。这些烂尾项目真是官员玩忽职守,懒怠庸碌造成吗?我看未必。上述项目都是地方重点项目,主管官员都是当地杰出的经济干部,有的项目一度还非常亮眼。

最典型的是武汉弘芯。该项目聚集了全球一大批半导体晶圆研发制造专家,负责人是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的左膀右臂蒋尚义,真正的技术专家。蒋尚义入职,吸引了众多经验丰富的工程师和管理者云集。公司投入巨资,引进昂贵稀缺的EUV光刻机。武汉弘芯高光之时,台积电和日本企业都非常紧张。

时间如果停在2019年下半年,那时评价支持武汉弘芯的经济官员,他们无疑都是「能吏」。在人才引进和资源投入,他们做到了极致,短时间内打造出芯片行业的「银河舰队」。结果又怎样?企业运行了一段时间,问题开始暴露。

先是土地调规未能跟进,继而股权基金畏而退出;资金捉襟见肘,项目疑似造假。科学家顿时星散,而那些以数倍薪酬引进的工程师,也被证明过于昂贵……原来做企业这么难,不是几个官员运来金山银山,就能堆砌而成。哪怕企业架子搭起来,在科研生产,开拓市场等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芯片是一个需要投入周期很长,需要持续技术积累的行业。

武汉弘芯投资巨大,政府出资10%,一家神秘机构「光量蓝图」是最大股东。「光量蓝图」没有实际出资,企业运转一路烧的政府的钱。烧完政府的钱,公司抵押贷款,烧银行的钱。到后来就连高价引进的光刻机(后被证明是DUV深紫外光光刻机,而非顶级的EUV光刻机),也以「全新尚未启用」抵押给银行。

武汉弘芯颓势显现,「光量蓝图」的操盘手全身而退。这是一起项目失败、资本后撤的半路溃败,还是一开始精心蓄谋的骗局呢?现在还不得而知。不过考察其他项目,武汉弘芯的失败显得并非偶 。

金山银山可以招贤纳士,更可能吸引来投机者和骗子。有些最初大概想做芯片,中途难以为继,转而造假行骗。有些一开始就处心积虑骗钱。地方政府补贴芯片行业,往往只做形式审查,至于企业真实运行的情况,官员们也不懂。这给了骗子兴风作浪的机会。

前段时间,新闻就曝出一个案例。一家名为「泉能先进集成电路产业研究院」,居然把刘德华、郭富城、张学友、黎明明列为核心成员。是骗子名目张胆太猖獗,连掩饰工作懒得做,还是像他们辩解的那样网站被黑?无论哪一种解释,基本都能确定,这种号称做芯片研究的「高科技企业」是蹭补贴的草台班子。

2020年前8个月,中国近万家企业转投芯片行业。各省市自称做芯片的企业同比去年增加好几倍,若是和前些年相比,堪称从荒漠变成森林。这些企业有几家具备做芯片的实力,有哪些是以政府补贴为目标?我不敢说全部,至少绝大部分都如此。不能怪企业闻利而动,只能说政府补贴太诱人,这个钱太好拿。在政府大规模补贴的光伏、新能源、电动车领域,这样的现象一再上演。

我支持中国企业做芯片——倘能研发芯片成功,对本国和全人类都是好事。我不赞成的是政府补贴做芯片。补贴效率低下,浪费纳税人钱财,还极易滋生盗贼和骗子,毒化行业生态。骗子大行其道,真正潜心科研的被冷落。

政府支持高科技企业发展,本心当然不错,正确方法是减少行业干预,让科技企业充分竞争低税、宽松而自由的市场环境,是培养高科技企业的正确路径,补贴则是揠苗助长。

最近两年,地方政府花大钱鼓励做半导体和芯片,源头正是发改委颁行的产业政策。发改委批评地方官员同时,最好也反躬自省,评估产业补贴的负面作用。发改委的本职应是为发展而改革,破除计划体制对市场的束缚,而不是制造新的计划体制。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